位置岳成律師事務所 > 中文 > 在線法律咨詢 > 待解決法律咨詢 >

拆遷補償款還能否要回?

  遺產繼承
  關鍵詞:行政訴訟,訴訟時效,信息公開,撤銷土地證,行政復議,遺產繼承,確權,遺產繼承
  您好,向你咨詢法律問題,我父母于1980年1995年相繼去世,我父母在大興舊宮有一處宅基地,大約400平米。上面有房屋7間。我父母去世后我一直從沒過問。我有3個妹妹,現在得知2009年舊宮我父母遺留的房產被拆遷,拆遷款被我四妹妹的丈夫的弟弟全部領走。我自己調查得知他們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于1999年重新辦理了集體土地使用權證,上面的名字寫的是我妹夫的弟弟楊某名字。請問還是否還能要回拆遷款。我們從沒有對我父母的遺產進行過分割。2007年我們曾經起訴過,要求他搬出,但是后來撤訴了。四妹妹的小叔子始終是城鎮戶口,根本不應該核發農村集體土地使用權證。我們手中的證據, 1、 派出所開具的親屬關系證明 2 、1951年 舊房契,地契,寫有我父親的名字, 3 、當地村委會開具的門牌地址核對證明,因為門牌改動過; 4 鎮政府書面蓋章的頒發土地證情況說明,上面記載了當時從國土局領了一批加蓋公章的空白證,讓村委會填寫土地證并且發放。 5 村委會蓋章的書面說明,承認當時是村委會填寫頒發的土地證。以上兩個證明的出具時間是2012年11月。 6 大興法院2012年12月的的政府信息公開判決書(后一中院裁定撤銷該判決),上面說了大興國土局當時辦證的時候沒有任何資料。 7 、大興國土局2012年9月出的信訪意見處理書,上面寫的是我們家將房產賣給楊金山的。但是我們沒有買過。他們也沒有相關的買賣資料。8、2013年10月東城法院信息公開判決書,大概內容,讓大興國土局重新出具信息公開告知書;9、2013年10月,大興國土局重新出具的信息不存在告知書;10、2012年北京市行政復議撤銷該土地證駁回復議文書,原因是我不是本村村民,不具備復議資格。 我父母去世后,房屋和宅基地的名字一下子從我父親的名字,變更成我四妹妹小叔子的名字。通過2012年的訴訟,我更加確認我們所有子女沒有和小叔子簽過任何協議,甚至沒有見過面。
  已經經過的幾次訴訟和行政復議:
  法定繼承人:我,二妹,三妹,四妹;
  1、2007年民事訴訟,原告:我,二妹,三妹,被告:楊某(四妹夫的弟弟);要求楊某騰退房屋,后在法庭上楊某出具1999年辦理的宅基地土地證原件,我們撤訴;
  2、2009年,我二妹獨自一人行政訴訟撤銷土地證,原告:二妹,被告:大興國土局,第三人,楊某;后大興法院裁定駁回,駁回原因:原告不是本村村民,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;
  3、2012年,我行政復議撤銷土地證,后駁回,駁回原因我不是本村村民不具備主體資格;復議申請人:我,被申請人:舊宮鎮政府;(土地證蓋的是舊宮鎮政府的章和大興國土局的章)
  4、2012年,信訪國土局,得到信訪答復意見書,上面說明是顏家(我父親姓顏)賣給楊某房屋的,所以國土局給楊某辦理了土地證,但是國土局沒有出具買賣協議及相關證明資料,還有沒有指明賣方姓名,只是籠統的說顏家(我父親姓顏)賣給楊某的;
  5、2012年,我向大興國土局提出信息公開申請,要求大興國土局出具楊某土地證辦理的權屬證明的資料,大興國土局部分信息公開告知書,信息公開行政訴訟;
  6、2013年10月,信息公開行政訴訟判決。判決我勝訴,要求北京市國土局重新出具信息公開告知書;
  7、2013年10月,國土局重新出具的判決書,信息不存在告知書,不存在的原因是當時是村委會辦理土地證,國土局并沒有參與,所以沒有申請人要的資料; 謝謝律師。
  8、2013年10月東城法院信息公開判決書,大概內容,讓大興國土局重新出具信息公開告知書;9、2013年10月,大興國土局重新出具的信息不存在告知書;10、2012年北京市行政復議撤銷該土地證駁回復議文書,原因是我不是本村村民,不具備復議資格。 我父母去世后,房屋和宅基地的名字一下子從我父親的名字,變更成我四妹妹小叔子的名字。通過2012年的訴訟,我更加確認我們所有子女沒有和小叔子簽過任何協議,甚至沒有見過面。
  已經經過的幾次訴訟和行政復議:
  法定繼承人:我,二妹,三妹,四妹;
  1、2007年民事訴訟,原告:我,二妹,三妹,被告:楊某(四妹夫的弟弟);要求楊某騰退房屋,后在法庭上楊某出具1999年辦理的宅基地土地證原件,我們撤訴;
  2、2009年,我二妹獨自一人行政訴訟撤銷土地證,原告:二妹,被告:大興國土局,第三人,楊某;后大興法院裁定駁回,駁回原因:原告不是本村村民,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;
  3、2012年,我行政復議撤銷土地證,后駁回,駁回原因我不是本村村民不具備主體資格;復議申請人:我,被申請人:舊宮鎮政府;(土地證蓋的是舊宮鎮政府的章和大興國土局的章)
  4、2012年,信訪國土局,得到信訪答復意見書,上面說明是顏家(我父親姓顏)賣給楊某房屋的,所以國土局給楊某辦理了土地證,但是國土局沒有出具買賣協議及相關證明資料,還有沒有指明賣方姓名,只是籠統的說顏家(我父親姓顏)賣給楊某的;
  5、2012年,我向大興國土局提出信息公開申請,要求大興國土局出具楊某土地證辦理的權屬證明的資料,大興國土局部分信息公開告知書,信息公開行政訴訟;
  6、2013年10月,信息公開行政訴訟判決。判決我勝訴,要求北京市國土局重新出具信息公開告知書;
  7、2013年10月,國土局重新出具的判決書,信息不存在告知書,不存在的原因是當時是村委會辦理土地證,國土局并沒有參與,所以沒有申請人要的資料; 謝謝律師。
  本主題由 Admin

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
21点游戏平台 广东36选7app 股票交易费用怎么算 新疆时时彩历史开奖 股市微信群是骗局揭秘 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 股票推荐群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时时彩软件开发教学 深圳风采开奖与走势图 上海配资网